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?
We work for your Profit

何建明组织老人开始在街头贴大字报

2017-10-24 10:24

此时,老渔民们第三批起来为自己的利益斗争第一批是在十年前,主要是上访;第二批由渔民凑钱,去温州请律师,到玉环法院告许声富侵吞民主大队全体社员财产,法院未予受理,最后不了了之;到去年,王细林等人属于第三批。

工作组为拆迁铺路,可以提供佐证的是工作组张贴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决议,玉环海洋集团公司本部(后沙街222号)由后沙拆迁指挥部启动评估程序。

从渔民们的角度,身高1米67、又黑又瘦的何建明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正直、有点偏激,认死理。其介入到公司的纠纷中来,纯粹是出于朋友牟俊杰的邀请,前来为弱势群体帮忙。

何建明的一位学生认为何是个有激情的人,他的课,比较猛,他的书,香港出。而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董藩说,何建明是我的大学同学,是一个低调、真诚、有才华的学者。

在警方的表述中,何建明等人成了一个犯罪团伙。据玉环公安局起诉意见书的表述,何建明等人组成的犯罪团伙分工明确,由何建明、牟俊杰负责具体策划,通过写材料诽谤、捏造虚构事实诬告县委主要领导人,用网上发帖等方式向集团、工作组施压,指使王细林纠集、组织人员具体实施围攻县委县政府,张贴大字报、强占玉环海洋集团办公室等一系列行为,扭曲方针政策、煽动群众,严重扰乱玉环海洋集团公司工作、改制秩序。

拆迁难的主要原因就在于玉环海洋集团有47.4亩的土地盘踞在海滩边,这里算得上是黄金地段。当地政府计划拆迁后重新规划,建设广场、海滨浴场等设施。但拆迁搞了十多年,这里仍是一块拆迁工地。

今年2月2日,警方抓捕了何建明、牟俊杰、王细林等人。王伟介绍,王细林等人曾提出由何建明出任董事长,但何认为自己不是本地人,没有同意。最后王细林提议控制企业后,由何出任总经理。

对于何建明的罪名,其辩护律师姜志军分析,扰乱社会秩序罪其实是个口袋罪,罪名比较牵强,他的诽谤罪倒是非常明显,但诽谤是属于自诉案件,不能由检察院来提起公诉。

去年10月12日,工作组公布了一个社员代表的推选办法。10月18日,部分代表就此提出了书面质疑主要集中在渔民代表30人数量过少,此外,《推选办法》从头到尾没有确定代表推选的时间、地点、方式与程序等具体做法,难以操作,不可行。

这种一箭双雕的计划,最终因何建明的介入,而被严重干扰从去年年末开始,形势突变,老渔民们开始上门闹事,要求撤销工作组;街上的大字报也张贴起来,声称王伟以及主管工作组的县委副书记朱立国贪污受贿等;几十个老人集体到县政府表达诉求。工作组前期开创的局面就此急转直下,无法正常的继续开展工作。

1967年出生的何建明是云南丽江人。据其妹妹介绍,何建明从东北财经大学毕业后,分配到云南华坪县建设银行,从事资产评估工作,因他会写材料,很受领导器重。但过了两年,何建明选择离职,并在云南财经大学任教,之后,转入该校的经济制度与政策研究所。

另一名辩护律师贾方义则认为,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关键在于是否造成了严重后果,但根本看不出造成了什么严重后果,因为工作组本来就无权处置企业资产,此外,玉环由政法委的领导来组建工作组,公安机关当然应该回避。

如果工作顺利推进,除了老渔民能分到钱之外,工作组也能就此解决掉十多年都没有完成的拆迁这个烂摊子。

据被抓捕人员家属及陈庆长等人描述,警方抓人时采取了高压政策,有丝毫质疑的人员全被抓走。7月4日,记者联系在今年3月4日取保候审出来的陈庆长时,约好在宾馆门口见面,头发斑白的陈庆长不敢在大门口露面,而是躲在暗处,拨打手机确认后,再招手示意悄悄上楼。我们都被抓怕了。陈庆长轻声说。

熟悉公司法的何建明到来后,抛开工作组,发动全体社员搞起了自己的选举。在公司附近的一个球场,陈庆长等人组织了400到500个老渔民来开会,陈庆长第一个发言:几十年来,许声富从来没有开过会,现在我们社员自己发动起来,学习十八大精神,学习选举法,人民当家做主,打倒腐败!

在看守所,律师提出先申请取保候审。咨询何建明的意见时,他激愤地说:我不能白关了几个月,出去后肯定要控告公安局。

第二次,开始着手选举董事会成员。选举时,曾邀请各个社区的负责人到现场,但被拒绝了。在球场,有人问,选举王细林做董事长好不好,下面的老人齐刷刷地举起了手。

由于老渔民散乱,3000多人不容易组织起来统一开会选举。为了完善选举,陈庆长等人通过打电话确认、复印身份证、到菜市场签名等方式来进行确认推选。

今年2月2日,警方出动,迅速抓捕了何建明、牟俊杰、王细林、陈庆长、王细凤等人。

对于举报的内容,渔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。朱立国是2009年才从外地调入玉环县任公安局局长,其时玉环海洋集团早已衰败,渔民贴大字报的内容,显然更多是出于激愤。

据他在云南财经大学教师公寓的邻居介绍,何建明好斗,公平的观念强,经常和小区的物业管理闹出矛盾。在何认为某些收费不合理时,就组织小区居民起来和物管理论。

选出新的董事会后,何建明开始发挥其特长,帮助渔民们书写公告之类的文书。并发表公开信,指责工作组已成为许声富违法犯罪的保护伞。随后,何建明组织老人开始在街头贴大字报,反映朱立国包庇腐败,收受许声富的别墅、数百万现金等内容。

一共有3800名社员签字画押,选举合理合法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。

关注社会公平的何建明,在得知3000多老渔民老无所养的不公平待遇后,今年元旦来到了玉环,投入到了一场战斗中来。

据牟俊杰的弟弟牟然律等人介绍,牟俊杰是坎门人,但常年在云南、贵州一带做生意。在云南期间,认识了何建明,俩人志趣相投,关系很好。据和何建明、牟俊杰熟识的一位人士介绍,何建明到玉环来的目的很简单,一方面是做学术研究,另外一方面也希望在玉环的民主大队复制乌坎经验,通过基层民主选举,对村集体资产进行账务公开。

陈庆长介绍,何教授一过来,就给渔民们宣讲政策,要我们按照政策合法办事,讲得最多的,就是如何搞选举。

何建明到玉环后,曾经一盘散沙的老渔民们很快被组织起来。71岁的陈庆长、68岁的王细凤等人都团结在了何建明的周围。